Menu

育兒日誌

“我每天不斷嘗試,然後有一天在他 在8 週時,他突然做到了,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flag

我從沒想到母乳餵養會如此艱難

JULIANNA, NEW YORK


我非常希望母乳餵養,但 Tully 的嘴太小了,無法含吮。我絕望極了。我希望感受那種平和美好的時光,但這卻從未發生過。

我們去醫院諮詢了哺乳專家。之後,另一位專家來到我家。她提供了許多建議,鼓勵我們肌膚相親,告訴我要保持快樂——但我真的沒法快樂!壓力太大了。

閱讀 Sukari 的故事但我不想就此放棄。我的男友 Jedd 買來了一個醫院級的吸乳器,在第一個月時我幾乎無時無刻都在吸乳。當時真的很艱難,我總是在擔心我做的對不對,是否有足夠的母乳。但情況漸漸好轉,我很快就適應了這個過程,每天能吸出 50-60 盎司的母乳,絕對供大於求!

Julianna

這對於 Jedd 來說是好事,因為他可以參與餵哺,但我依然希望母乳養。我每天不斷嘗試,然後有一天在他 8 週時,他突然做到了。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我雖然震驚但依然非常謹慎。我不敢相信,一切會有如魔法般順利起來。因此,我們諮詢了一位哺乳顧問,他又成功了一次。我需要知道該做什麼,如何管理我的母乳供應並開始母乳餵養。但我將在一個月後回去上班,因此我們希望他斷掉瓶餵!

她建議說,我可以慢慢地用母乳餵養替代吸乳,直到我可以為絕大多數的餵哺提供母乳,外加每天使用幾次瓶餵,我們依言行事。這很奇妙,尤其是因為我們努力了那麼久才成功。我記得有一天在地鐵上,我手扶欄杆站著,Tully 裹在我的背巾裡。他餓壞了,因此我便開始餵哺他。整段旅程都很順利,然後在到站時我走上台階,他藏在背巾裡繼續喝奶。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專業媽媽。我從沒想到我們能成功!我不曾想像,我們能走到這一步。我回想所過去的漫漫長路,暗自微笑。這是我們一起努力的結果。

when-your-pregnent-pee
我最棒的決定就是加入本地的媽媽團體。
閱讀 Sukari 的故事

看來你正身處另一個不同地區 變更網站?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