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兒日誌

“一切都很順利,直到助產士發現了一些不妙的跡象,一切就此改變。”

flag

我的職責是支持 Rachel,並保持清醒

BEN, GATESHEAD, UK


計劃原本是在家分娩。 Rachel 想採用自然而然的方法,盡可能減少人為乾預,因此我的職責是支持這一決定。我們購買了一個分娩池,請了一名陪產員 Janine,我還閱讀了很多資料。這並非是那些百無一用的“爸爸”書籍,而是更醫學的內容——我希望理解 Rachel 和寶寶即將要經歷的是什麼。


週三晚上當分娩的最初徵兆開始出現時,我們留在家裡,嘗試放鬆。隨著宮縮的強度越來越大,我們在廚房裡擺好了分娩池,並打電話給陪產員和助產士。他們在周四清早抵達了我家。一切都很順利,直到助產士發現了一些不妙的跡象,生活就此天翻地覆。

始終詢問更多的細節,或是否有任何替代方案。

救護車拉響了警報,我們很快就抵達了醫院的一間私人病房。病房看起來空蕩蕩的,而且更加令人緊張,這是遠離家的世界。但陪產員隨我們一道前來,這有所幫助。 Rachel 很不高興,我也同樣如此,但你無法從腦海中驅除“如果發生了什麼”的念頭,因此你只能相信專家,見機行事。

我們準備了一個住院包(他們告訴你最好打包,以防萬一),但我們不可能把家裡的東西統統帶上。我還記得 Rachel 想要一個香薰機或精油爐,以熏些精油,但卻無法如願。

我的角色是支持 Rachel——安撫她,買食物和飲料,以及當她神誌不清時代她做決定。我了解分娩計劃,我還閱讀了一些注意事項——例如,不要著急做決定。始終詢問更多的細節,或是否有任何替代方案。我知道 Rachel 希望盡可能自然地分娩,因此我必須確保告知她的決定,以免更加失控。

週五晚些時候當 Affie 最終出生後,最先抱她的是 Rachel——她想嘗試母乳餵養。然後就輪到我了——我脫下上衣,以便肌膚相親。這種感覺很美好,但又不現實——我還記得我當時在想“剛剛發生了什麼?” 有一兩天的時間,我們沒告訴任何人。我們只希望先享受在一起的時光。


deep-breath-trust
承擔風險做些完全不同的事情確實有用。
閱讀 Amy 的故事

看來你正身處另一個不同地區 變更網站?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