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兒日誌

“從我們最終回到家的那一刻起,一切平常之事便不復存在,這真是太神奇了。”

flag

帶著收養的男嬰回家安頓

Helen, Melbourne, Australia


我們的收養之路耗時超過十二年,終於在中國南京得償所願。第一次見 Finn 時,我們所有人都很情緒化。他當時 19 個月,已經足夠懂事感到震驚和迷茫,但還太年幼無法理解所發生的事。我們一起在中國度過了幾週的時間,在他熟悉的環境裡作為一家人與他親近,最終回家的時候到了

 老實說,一切平常之事從此便不復存在,這真是太神奇了。 Finn 花了最初的幾週時間探索他的新領地,學習他能去和不能去哪裡,可以和不可以觸摸什麼。我們家裡珍藏有許多古董,但我們決定不將它們搬走。 “他得學習”,我們這樣說道。因此從一開始我們便明確了界限,並幫助他理解這些界限。他經歷瞭如此多的變化,現在他需要安穩和規律,這正是我們給予他的。作為父母我們始終意見一致,這也很有幫助。我們遵守相同的規則,如果我們說“不行”(這話我們經常說),我們會解釋為什麼不行。他很快就理解了——他是一個聰明的男孩。

回家安顿

第一周的時候,Finn 睡在我們臥室裡的嬰兒床上,但他睡得不好,因此我們所有人都很疲倦。最終,我們在他的房間裡添置了一張雙人床。這樣一來,如果他在晚上哭鬧,我們兩個人中的一人可以睡在他的房間裡,隔著嬰兒床握住他的手。在最初的幾個月裡,我們還限制了訪客,以便給他時間與我們親近。我們想讓他知道,但凡​​他需要什麼,首先可以來找我們。他很快就放下了戒心——幾乎立即就與我建立了情感的紐帶,短短幾週後也開始親近 Mick。根據我們閱讀的資料,這很不同尋常。

當然,一切也並非順風順水。他患有唇裂與顎裂,這意味著手術,此外他還需要接受言語治療和正畸治療,直到青春期。在家裡,我們非常關注他的言語。我們堅持使用英語,將漢語暫且擱置一旁,以便幫助他措辭和發音。我們觀看許多兒童節目,尤其是由英語製片公司製作的節目,因為其發音通常較為清晰。他非常喜歡看《粉紅豬小妹》以及《本和霍利》!

現在 Finn 已長大了一些,他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,他的中國媽媽住在中國。如果有機會認識她,我們絕不會猶豫,但由於沒有已知的記錄,因此這種可能性不高。 Finn 知道他出生在哪裡,並且可以在地圖上指出中國。我們計劃等他再大一些後定期前往中國旅遊,而且我們每年都會慶祝中國春節和其他主要的節日。他應當了解自己的來歷,這對於我們而言非常重要。

我們知道,正如所有家庭一樣,未來依然挑戰重重,但我們很感恩 Finn 來到了我們的生活中。當我們動身前往中國時我的父親已經 74 歲了,他很自豪擁有一個中國外孫。他的皮夾裡收著 Finn 的照片,一有機會就給別人看。愛沒有界限,Finn 雖然不是他的骨血,但他對“我們的男孩”深感自豪。我們都是如此。

我最棒的決定就是加入本地的媽媽團體
閱讀Sukari 的故事
mothers-instinct-online

看來你正身處另一個不同地區 變更網站?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