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兒日誌

“他會看著我,並認出我。他一直都能認出我。”

flag

最初的幾天比我預想的更艱難

EMILY, SAN FRANCISCO, CALIFORNIA


我們在醫院住了許久。 Franklin 不得不靠機器來輔助呼吸,我則與其他母親們呆在一間病房裡。 Franklin 在分娩時感染了乙型鏈球菌。我則在分娩時拉傷了肌肉因此無法走動,因此我得坐在輪椅上請護士把我一路推到他的病房以探望他。每過幾小時,他們會讓他躺在我身上,但他還過於虛弱無法進食。

在第三天的時候,他們允許我嘗試母乳喂養他。護士將他從嬰兒床中抱了出來——相比病房中其他幾個早產兒,他的個頭足足是他們的兩倍——並把他交給了我。他凝視著我的眼睛,就彷佛他認識我,一直都認識我。我永遠不會忘記那種眼神。很快他就能自行喝奶了。然而警報卻響了起來,護士不得不帶走她。他們給他輸氧,花了許久才讓他的呼吸恢復正常。對我而言感覺就如同過了幾個小時,但實際上可能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。

儘管如此,自那以後一切就不同了。他會看著我,並認出我。他一直都能認出我。此後我堅信,只要我們在一起,就能克服一切難關。我們只需要心意相通。

幾天后,Franklin 打敗了病魔,我也能恢復走動了。但回想起生下寶寶後的最初幾天,記憶已一片模糊。我的寶寶如此虛弱,我也同樣如此。但我知道我們需要保持親密,我想正是憑藉這樣的信念我們才度過了難關。坐著輪椅去看他很艱難,但抱著他時我才能保持理智堅強。我必須相信,我能帶他回家,每天抱著他,無時無刻不陪著他。我必須保持這樣的信念,才能夢想成真。


instruction-manual
我通常是唯一的爸爸,但你很快就會習慣
閱讀 Ben 的故事

看來你正身處另一個不同地區 變更網站?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