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兒日誌

“這並沒有給我們帶來快樂,老實說,我們都嚇壞了。”

flag

我如何(幾乎)克服懷上雙胞胎的衝擊

STEPHANIE, NEW JERSEY


在 Ben 快要 2 歲時,我們發現我又懷孕了。與我第一次懷孕時不同,我很快就感到噁心,因此我以為這必定是個女孩。在大約 5 週時,我的肚子已經開始變大。我告訴我的母親我顯肚子了,而且懷孕感非常強烈。她不相信我,但這卻是事實,我甚至得翻出以前穿過的孕婦裝。

在懷孕 8 週時,我們去做了陰超,結果發現了兩個有力的心跳。我們震驚了。不知所措。我們兩邊的家庭都沒有雙胞胎,因此這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。這並沒有給我們帶來快樂,老實說,我們都嚇壞了。我的丈夫 Jared 甚至不確定我們是否應該再要一個孩子,而現在突然有了兩個!

Stephani 與雙胞胎

當時真是天翻地覆。我們住在新澤西的一套兩臥兩衛公寓裡。那個區域很棒,但非常昂貴。我們本以為會在那裡繼續住上 5-10 年,但現在我根本無法想像那樣的場景。我們怎麼能對付得過來呢?還有出租車的問題——5 個人沒法搭一輛出租車,無論去哪裡我們都得乘兩輛!我感到壓力巨大,一不順心就會不堪重負。

但 Jared 給予了我莫大的支持,幫助我保持冷靜和理智,熬過一天又一天。我們就是這樣度過了懷孕期。我們變得井井有條,整理並留下 Ben 用過的一些嬰兒物品,以試圖省錢。在某種意義上,第二次懷孕會容易一些,因為你知道終點線在哪裡。你知道最初的幾個月會很艱難,但你也知道這終將結束。這對我有很大的作用,幫助我稍稍冷靜下來。

雙胞胎現在已經 8 週了,吃得很多,而且漸漸養成了規律。但是我充滿了負疚感。 Ben 無法再得到如同以往的關注,這讓我感覺很糟糕。我無法將百分之百的精力投入給雙胞胎中的任何一個,他們能得到的只是 Ben 曾經獲得的一半,這也讓我很不安。而且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將 Charlie 和 Drew 視作兩個個體、兩個人對待。一不小心我就會將他們當做一個整體對待,這造成了更多的負疚感。因此,現在我嘗試花更多的時間與他們分別單獨相處,而且我也在製作兩本不同的寶寶書,貼上不同的照片,記錄不同的經歷。他們是不同的人,對我而言尊重這一差異性非常重要。

現在的生活確實艱難。但我們也能預見到,我們的未來有多麼的充實。 Ben 已經成為了一名好哥哥——他喜歡親吻他們,遞奶瓶, 幫忙更換他們的尿布。我也知道,等 Charlie 和 Drew 長大一些後,他們將互相扶持幫助,學習走路和說話。這並不是我們計劃中的事,而且未來依然充滿了未知,但我知道我們的未來定然不同凡響。我們對此充滿期待。

seeing-your-baby-for-the-first-time
承擔風險做些完全不同的事情確實有用。
閱讀 Amy 的故事

看來你正身處另一個不同地區 變更網站?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