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兒日誌

“我們只有幾天的時間創造一生的回憶,因此我們得物盡其用。”

flag

你永遠不會對失去一個寶寶釋懷。這會永遠地改變你。

Ruth, London, England.


在我們前往印度度假後不久,我發現自己懷孕了。我來自一個大家庭,而且我的朋友們都不曾在懷孕期間遭遇問題,因此我假設一切都會順利。但當我們回家後,做了我們的 12 週掃描,卻沒有發現心跳。

我從未想過自己會流產,這只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。但這件事造成的影響極為巨大。我悲痛欲絕。我生出了瘋狂的嫉妒心——只要看到那些懷孕的婦女我便會憎恨她們,雖然她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。

“我很抱歉,但孩子沒有心跳”
一定是一個母親聽到後最難以承受的話語之一。

我漸漸走火入魔。我應對這一遭遇的辦法是嘗試立即懷孕。我們成功了。當我懷上 Scarleet,並且 12 週掃描正常時,我感覺自己被治癒了,就好像自己是一名再普通不過的孕婦。你不會忘記流產,但在掃描後我確實放鬆了許多,以為這一次一切都會順利如願。我絲毫沒考慮過在此之後無法將寶寶帶回家的可能性。因此在她有幾天沒在我肚子裡動彈後,前往醫院時我還認為是自己多慮了。 “我很抱歉,但孩子沒有心跳”一定是一個母親最難以承受聽到的話語之一。

我在 11 月 27 日產下了 Scarlett。那是一個週六。之前我已經與我們的喪嬰助產士通過電話,因為那天她休息。她專注於幫助家庭度過喪嬰之痛。她很棒,讓我集中精神考慮如何陪伴我的小寶貝度過最後的時光。在與 Jane 通話前,我完全沉浸在現實的事務中難以自拔,譬如驗屍、葬禮,以及我們之後有哪些選擇。也許這是我避免開始直面悲痛的一種方式。我希望有一個計劃、時間安排、選擇。 Jane 幫助我把這些考慮擱置一邊。她委婉地告訴我們,現在我們只需要考慮如何與小寶貝度過最後的時光——其他事情都可以等。我們只有幾天的時間創造一生的回憶,因此我們得物盡其用。她說得太對了。

我希望他們了解她,因此現在當我們談論她時,他們已知道她是誰。

回想分娩的過程,我毫無遺憾。我們身邊的團隊將 Scarlett 視為任何其他小女孩那樣對待,告訴我們她多麼美麗,她看上去像誰。我們一起度過了第一天——只有我、我的丈夫和姐姐。我們給她洗了澡。之前我尚未意識到這有多麼困難,無論是情感上還是身體上,但我很高興我們這麼做了。我們印了腳印,我剪下了她的一簇頭髮。我們更多地只是與她說話。告訴她我們希望能帶給她的所有東西,以及她無法獲得這一切令我們多麼的遺憾。

但我也想要炫耀她。我真的很為她自豪。週日,我的父母、公公婆婆、哥哥以及我們的一些好友來看望了她。我希望他們了解她,因此現在當我們談論她時,他們都知道她是誰。照料我們的助產士非常體貼,事實上整個團隊都棒極了。當我最初發現 Scareltt 去世時有一名助產士學生在場——那是她第一次上班——第二天她在午休時來探望了我們。她理解我有多麼自豪,希望好好地認識一下 Scarlett。

舉辦葬禮的艱難程度令人難以想像。通常在喪禮上會有人站起來,追憶有關過世之人的往事和生活,但 Scarlett 僅僅在我的肚子裡度過了她短暫的一生。我與主持葬禮的牧師聊了聊,他說“Ruth,最了解她的人是你。” 因此我坐下來,寫下我想說的話,真正動手以後這其實並不難。我很自豪能分享有關她的回憶,至今依然如此。有一段時間我還堅持寫日記,寫給她,這也給了我一些幫助。

Ruth

在分娩後的幾週時間內,我的脾氣糟糕透頂。我會從面對現實轉變為徹底崩潰,而且常常沒有明顯的誘因。我的丈夫打電話給 Jane,告訴她他很擔心我。她為我介紹了一位諮詢師,我去了幾次,但這並沒有給予我很大的幫助。我有自己應對問題的方法。我需要理解、計劃、了解接下來會發什麼,以及我有哪些選擇。 Jane 很棒——她幫我制定了一套行動計劃。我們都從中學到了很多,現在她已成為了我的密友。我還通過社交媒體認識了許多曾失去寶寶的人。他們的陪伴和分享的經歷彌足珍貴,尤其是當我們開始嘗試再要一個孩子時。

這樣的事情會影響你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你會親近一些人,同時疏遠另一部分人。你將永遠地改變。如今,我正在學習成為一名助產士,我有一群堅不可摧的好友,而且雖然又經歷了三次流產,我很感恩擁有兩個可愛的男孩,他們修補了我破碎的心靈。這是我所經歷過的最艱難的事,但我相信如果失去 Scarlett 都沒有擊垮我,那麼我可以戰勝任何困難。

我最棒的決定就是加入本地的媽媽團體。
閱讀 Sukari 的故事
他會看著我,並認出我。他一直都能認出我。
閱讀 Emily 的故事

看來你正身處另一個不同地區 變更網站?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