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兒日誌

Colleen聽到有一個小寶寶從父母身邊被帶走的故事,她不知道這個故事會改變她的生活。 現在就閱讀Colleens的故事。

flag

收到那通電話後兩小時,我帶著Zanna 回家

Colleen, Eastern Cape


 我多年來一直是一位老師,我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小朋友身上。然而, 我從來沒有一個自己的小朋友。在我60歲生日前的3個星期,我的一個朋友 Karen 對我說:把這個小寶寶從父母身邊帶走,難道不是很可憐嗎?” 她說了一個改變了我平淡生活的故事。

有一對在街頭生活的年輕夫婦,他們有一個只有5個月大的小女孩。 那一周,這對夫婦被一夥人毆打,爸爸被刺傷了。 福利協會介入並把寶寶帶走,但是這週末之後,  小女孩就要離開臨時寄養家庭。

第一時間我覺得我想幫她。 我的朋友告訴兒童福利組織,我準備為這個女嬰提供 一個 “安全的地方”。他們與我聯繫,並要求星期一上午約見我。之後我回到家中,花了整個週末的時間在網絡搜尋“5月大的嬰兒要吃什麼?”我感到無比興奮。 但星期一來了,他們取消了約見。 我感到非常失望,感覺好像有人“刺破了我的氣球”, 一切都幻滅了。

星期二上午,由於要遞送Santa Shoebox(我負責協調每年Santa Shoebox在Kouga地區內的慈善活動),我穿著紅色的芭蕾舞裙、綠色圓點的緊身褲、頭上戴著一頂聖誕老人帽,我走入兒童福利組織辦公室見社工。 我們談到了這個女嬰,她說:“如果我早知寄養媽媽的申請人是你的話,我會馬上把寶寶交給你的!”

之後,他們對我進行了所有必要的背景審查,給我做了一次家訪,並告訴我,如果將來他們需要一個“安全的地方”,他們會跟我聯絡。 這樣就結束了。

一個星期後,當我正在做最後的Shoebox遞送時,我收到了社工急切的來電。 第一個寄養家庭在過了一個晚上後就把孩子送回了,原因是女嬰哭得太厲害了。她在第二個寄養家庭住了4天就被送回,因為他們家的孩子吸毒,他們住的社區認為他們連自己的孩子都照顧不好,就不應接收 “寄養寶寶” 。

Colleen Zanna Body image

收到那通電話後兩小時,我帶著Zanna 回家

我完全不知道我需要些什麼。要為一個寶寶買些什麼? 她非常細小 - 儘管她已5個月大,但只有4公斤。 我清楚地記得第一個週末 -  我沒有打開電視。 我放輕腳步。 我花了幾小時餵她及看著她的入睡。 我在某個地方看過,如果你專注地看著寶寶的眼睛,就能建立聯繫。 所以一有機會我就會這樣做。我們倆一天一天的做, 我沒有驚慌,可能是因為我有很好的直覺吧,畢竟我已經60歲了!

我們很快建立了感情。 然而,所有寄養父母都有三個月的試用期,在這段期間,父母可以隨時帶回孩子,我感覺自己就像坐過山車一樣。 對於我來說,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時刻,特別是當社工要帶Zanna去見她父母的時候。 每當她父親靠近她時,她都會哭泣及感到害怕。 現在已經是十月了,雖然她的父母在11個月內已見過她三次,他們還是不太肯定是否讓她被收養 - 即使媽媽已經再度懷孕。 他們想把她取回,可能是因為他們可以每個月得到一筆社會補助金,以維持他們的吸毒習慣。

社工建議我們開始收養程序。未知的事情往往是令人緊張的,但是我們現在只能依從規則行事。我每天都感恩這個小女孩為我的生命帶來無限的愛和快樂。 擁有她是充滿喜悅的 - 我無法想像如果沒有了她,生活會變成怎樣。 她感受到被愛,讓她變成一個自信、快樂的小女孩。 我叫她Zanna,意思是“上帝的恩賜”。 我相信她是上天賜給我的。

從我們最終回到家的那一刻起,一切平常之事便不復存在,這真是太神奇了
閱讀Helen的故事
seeing-your-baby-for-the-first-time

看來你正身處另一個不同地區 變更網站?

關閉